主页 > 静心阁99876平特一肖 >
白天鹅低周转高费用压缩利润 昆山沪光拟IPO挑战不小
发布日期:2019-10-30 21:56   来源:未知   阅读:

  355350.com,2018年独角兽、互联网企业集中上市,为即将到来的行业调整存粮,而今年这一剧情似乎在汽车零部件行业重演,昆山沪光就是今年十数家在A股申报IPO中的一家

  由互联网、新经济公司去年在港股上演集中IPO的大戏,今年舞台似乎搬到了A股,主演也由互联网、新经济公司变为了汽车零部件企业。资料显示,自2019年4月至2019年10月15日已有超过10家的汽车零部件与汽车装饰相关企业在A股申报了IPO。众所周知,乘用车市场已经历了长达十几个月的调整,曾经一枝独秀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在近期出现了下滑。

  实际上,随着产业转型、升级的继续,人口红利效应减弱,经济增长减缓。曾经被大明王朝使用“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放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对很多企业来说也不得不采用。2018年,香港交易所就迎来了一波IPO热潮。最多时,一天有8家公司同日上市。2018年,之所以互联网、新经济公司集中在港股IPO,正是企业在资金收紧,风投较少的背景下贯彻广积粮策略的表现。

  在下游市场调整的大背景下,众汽车零部件企业能否做到“广积粮,缓称王”就要看各自的质地与造化了。近日才提交招股书的昆山沪光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沪光”),从它身上或许能窥探出汽车零部件企业的一些现状。

  资料显示,昆山沪光主要从事汽车线束的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有整车线束、发动机线束与其他线束。作为汽车电力传输与电力控制系统的生产商,昆山沪光已与大众集团、江淮汽车、奇瑞汽车以及宝沃汽车等整车制造商保持着较好的合作关系。但从其披露的信息来看,昆山沪光的产品主要用于荣威、斯柯达明锐、瑞风以及宝沃等国产品牌汽车上。

  除了产品应用车型较为单一外,昆山沪光在行业中的市场占有率也比较低。资料显示2018年全国共销售了2800多万辆汽车;而昆山沪光2018年仅销售了64.64万套整车线%。此外,在其主要客户的供应链中,昆山沪光的产品占比也比较低。资料显示,长期以来上海大众均为昆山沪光的第一大客户,虽然昆山沪光的产品供应量在上海大众销量中的占比逐年提升,但其比值最高时也仅占上海大众销量的25.13%。

  以此来看,昆山沪光的市场地位以及在供应商中的地位均不高,同时线束行业技术门槛低,昆山沪光的产品易被同业公司的产品所替代。此外,昆山沪光的产品主要应用于部分国产车型中,这也使得昆山沪光的业绩易受下游整车市场的影响。2017年,昆山沪光就因汽车销量增速下滑影响,公司加速出清过剩库存,使得2017年昆山沪光增收不增利。

  同时,下游整车销售不理想,个别车型停车也会对昆山沪光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资料显示,2017年昆山沪光就因江淮旗下的瑞风、合悦系列车型停产,使得昆山沪光对江淮集团的销售额大幅下降。

  2018年开始,汽车行业调整加剧,整车销售出现两极分化,低端产能被加速淘汰,而高端车型销量却保持稳定。在这样的行业调整中,昆山沪光自然无法不受到波及,昆山沪光主要客户之一的众泰汽车就因行业调整出现了债务危机。白天鹅。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虽然要应对“金九银十”这样的汽车销售周期,上半年是整车企业采购、生产的旺季,但昆山沪光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仍不是十分理想。随着汽车行业调整的继续,昆山沪光业绩或有进一步下滑的可能。

  昆山沪光除了存业绩存下滑风险外,其募资项目的必要性也存疑。资料显示,昆山沪光拟募资建设年生产30万套成套线万套高压线万件发动机线万件其他线束的生产线万套成套线相比出现下滑。虽然昆山沪光2019年上半年产能利用率有所提升,但其产销率明显下滑,实际销售数量仅为其产能的83.55%。从目前昆山沪光的销售情况来看,昆山沪光产能明显有所富余。

  此外,就《投资者服务》了解,在技术含量低、产品易被替代的零部件供应商中,整车企业会有意控制相关部件供应商的供应份额,使供应商之间形成良性竞争关系。这样的策略对整车企业来说,既有助于提升产品质量和对供应商的议价权,又可以保障其供应链的稳定,避免出现因个别供应商发生状况而造成企业供应链断裂的情况。

  这样看来,昆山沪光在短时间内扩充在主要客户供应链中的份额存在一定难度;而打入新客户供应链之中,则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时间周期可能需要数年。昆山沪光拟募资将其产能扩充一倍,因行业特性,短期内昆山沪光或难以消化这些产能。针对募投项目相关情况《投资者服务》也咨询了昆山沪光董秘办,对方表示目前汽车销售有往三、四线城市下沉的趋势,长线看好整车市场,此次扩充产能具有可行性。

  此外,资料显示昆山沪光早期为混合制企业,在股权改革中企业进行了私有化成为实控人家族的私人企业。2017年企业为了筹备上市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并趁机引入了机构投资者,不过目前公司实控人仍完全控股公司,发行股份后也不会影响到实控人的控股地位。

  昆山沪光长期作为私人企业,虽然进行了股份制改革,但其遗留下来的管理习惯仍有所遗存,例如像公司与关联方之间的资金拆借。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相关资金拆借情况才有所改善。在这样的背景下,昆山沪光如何提升管理水平,以提高中小股东对昆山沪光管理层的信任,也是摆在昆山沪光面前的一个挑战。此外,昆山沪光与沪成小贷之间的关系也需理清,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昆山沪光仍在沪成小贷的股东之中。

  作为汽车产业链中的一环,昆山沪光自然也不例外,是一家重资产的企业。同时,昆山沪光的行业集中度不高,其产品直接用于汽车生产端,无法下沉到汽车后市场。这使昆山沪光的周转率低于其他汽车零部件企业,同时也形成了巨额资金占用的情况,增加了昆山沪光的资产负债率,巨额的财务费用也吞噬掉了昆山沪光的部分利润。

  资料显示,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昆山沪光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7.17%、72.10%、63.08%以及70.79%,始终处于较高水平。高资产负债率也推高了昆山沪光的财务费用,资料显示,在报告期内昆山沪光的财务费用已接近与其销售费用,在其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1.68%、1.76%、1.26%、1.33%,昆山沪光的财务费用已成为其主要的费用之一。短期内,昆山沪光难以改变这样的资产结构,这也制约了昆山沪光利润的增长。

  昆山沪光欲在汽车行业调整之时,申报IPO,扩充产能,从而让自身能在汽车行业回暖时,迅速扩张、抢占市场、最终提升自身的市场占有率。不过在完成这一目标之前,昆山沪光还需要提升自身的管理水平,提高周转率、降低费用率,让公司在行业调整的大背景下能够保持利润稳定,为公司上会做好充足准备。(投资者服务出品)■